FANDOM


「小心用手說話的男人。」
"Beware of the man who speaks in hands."
- 河流人

W. D. GasterUndertale世界中的隱藏角色。如果遊戲正常進行,那麼他的存在只能藉由角色的暗示中提及,例如河流人。否則,Gaster會隱藏遊戲的內部檔案中,唯一找到他的方式就是修改遊戲資料夾的「fun」值。

雖然說無法和Gaster戰鬥,他仍然有戰鬥數據。他的敵人編號也是666,而在此之間的敵人編號是Asriel Dreemurr的100。

將各種線索拼湊在一起會發現Gaster博士是在Alphys之前的皇家科學家,也是核心的創始人。然而,他過度投入於自己的創作中,就是那些核心裡,可能也包括Sans房間裡的東西,並且因此破壞生活。線索暗示著他的存在可能已經被抹消,不過他的意識仍然存在:試圖去領悟到世界不會因誰而停止轉動的真相。

SansPapyrus一樣,W. D. Gaster用一種不同於他人的特別字體說話。

描述 编辑

W. D. Gaster並沒有已知的官方形象,不過可以在瀑布裡發現一些沒有被用到的房間和檔案來推測出他的資訊。

房間268和269 编辑

Undertale - The grey door and the strange NPC00:36

Undertale - The grey door and the strange NPC

修改遊戲檔案的「Fun」值成66,會讓一個在神秘走廊上的灰色的門──房間268 (room_water_fakehallway),出現在結晶化的起司區域──房間94 (room_water_savepoint1)和Sans的望遠鏡區域──房間95(room_water11)之間出現。

灰色的門可進到房間269(room_mysteryman)裡,並出現有個廣泛認為是Gaster的神秘人(spr_mysteryman)。不像其他NPC,他沒有物理碰撞判定(可以穿過去),而與他互動將會讓他產生驚訝的反應,並在播放音效後消失。

當玩家離開房間269回到房間268時,走廊上的門會消失,儘管fun數值在玩家離開大廳前都不會重置,使得玩家可以離開該房間再重新觸發該扇門的出現。一旦主角離開後就沒辦法再拜訪這個走廊,且所有數值都會降為0。

房間123 编辑

房間123(room_water_prebird)是一個長著高草的被移除的走廊,推估是連接著小鳥帶你飛過不成比例的小間隙的地區──房間99(room_water_bird)及在瀑布區的六叉路──房間116 (room_water_friendlyhub)。在這裡角色會提到這個走廊是一個捕蟲區(a bug catching spot);不曉得是否與Toriel在遊戲一開始提到的獵蟲點(the bug-hunting spot)有關。

在高草叢的左側有位不明人士會說:「有某人在你後面露出毛骨悚然的笑容(creepy smile)。」那位無形的角色會在引發對話後消失。有著「毛骨悚然的笑容」的角色有可能是在房間269中看到的那位被認為是Gaster的神秘人,然而那更有可能是指其他怪物,像是Flowey(遊戲中全程跟在主角後面),但也可能是指Sans,甚至是Chara

房間272 编辑

房間272 (room_water_redacted)是一個黑暗的房間,播放著「警示」(Premonition)及有著當越走近它就會越清晰可見的鬼影。與形體互動時,只會出現用Wingdings字體寫著「* [刪除]」的訊息,暗示著原本預計的對話殘缺。(Interacting with the figure will only bring up the message "* [REDACTED]" in Wingdings which implies that a conversation was planned here but scrapped.)

利用到處修改存檔來試圖檢查這個房間只會出現煩人的狗

離開這個房間會來到音效測試房(Sound Test room),也可以藉由修改fun值為65到達。這些音效測試其實沒辦法在Undertale原聲帶中找到,但這有四個曲目標題:「Happy Town」、「Meat Factory」、「Trouble Dingle」,及「Gaster's Theme」。然而播放了最後一個就無法再切換到其他的

馬廄(The Stable) 编辑

Undertale unused Gaster encounter00:23

Undertale unused Gaster encounter

遊戲內部檔案的其中一組字串中,表示原先有計畫將馬廄加進遊戲中。有組字串寫:「(這是蝸牛的馬廄。)(蝸廄。)」((It's a stable for snails.) (A snable.)),可能是屬於閃電蝸牛房中,由於地點及一堆其他路線而未使用的路標上。一堆其他線索顯示出這是個可以與之互動的馬廄。

如果在垃圾桶中找到鬼鑰匙,可能是計劃用在Napstablook的房子上,帶到馬廄用的,與房間272一樣的鬼影會出現然後用Wingdings字體說:「* X」(says "* x" in Wingdings)。這點或許證明那個鬼影事實上並不是W. D. Gaster本身,但它可能是原本屬於Gaster的一種鬼馬。

主要故事 编辑

W. D. Gaster並未在遊戲中正常出現,不過他的存在有被提及過。

錯誤號碼之歌 编辑

房間70(room_tundra_dock),雪鎮最北方的地方,主角的手機會隨機接到來電。對方會開始問某位名字開頭為「G」的人,然後來電者會發現他們打錯電話,並開始唱起錯誤號碼之歌。這通電話被猜測是打給Gaster的,但也可能是打給GersonGlyde禮鹿,或是Grillby

有個錯誤號碼之歌已知漏洞,通話中會出現最後一個對話過的角色ID。據大多玩家回報不是Papyrus就是Sans。

「用手說話的男人」编辑

ManHands.png
在與河流人的其中一次旅途中,他會說「小心用手說話的男人。(Beware of The Man who Speaks in Hands.)」。雖然這個角色發表了許多怪異的言論,但這句與遊戲無關的話特別醒目。

某些推論Gaster的名字W. D. 的部份可能是來自Wing Dings字體,一種用符號形成的字型。這非常相似於PapyrusSans基於字型的性質。Wingdings字型包含了手(從大寫A到I)──且假如Gaster也是基於字型──可能可以用他和他用這個字型說話做為參考,雖然這未經證實。

在反編譯遊戲檔案後可找到一份未使用的音訊檔,叫「withhands.mp3」。它很像是Sans或是Papyrus說話時的聲音。

Tumblr nxpw8kxKOE1ry576bo1 1280.png
類似的線索還有來自河流人所說的:「小心來自別的世界的男人。(Beware of the man who came from the other world.)」考慮到相似於「小心用手說話的男人。」這條線索,這可能也是指Gaster。但是,也有人推测“用手说话的人”和“另一个世界的人”正是指玩家,因为玩家用手操作键盘,可能是河流人注意到了frisk正在被玩家控制,才暗示他(她),但是这个想法目前还没有太多证据。

關係 编辑

怪物小孩 编辑

91號房間(room_water7)是個有一堆有關怪物悲慘故事的碑板(plaque),及有一個可以到短碼頭的小平台的房間,這是在Undyne第一次朝主角投擲長矛的前一個房間。在短碼頭上,灰色版的怪物小孩(spr_mkid_goner)可能會出現在這,他與原本的怪物小孩不同之處是,頭上的刺並非四個而是兩個,及些許不同的襯衫圖案。

這孩子很想知道如果想像有個除了他們不存在之外都一模一樣的世界,而不需要他們世界也能完美地運作,會是件多麼可怕的事。主角一樣可以拿雨傘給他,觸發不同對話,他們在主角離開房間時很快地提醒主角「忘記他們」並消失。

有些人也推測Gaster實際上是透過這孩子來講話。

Gaster的追隨者們 编辑

Gaster的跟隨者們是灰色的NPC們,可以在熱地的電梯附近找到。 169號房間(room_fire_elevator_l3)是在熱地中主角離開了電梯來到的第三層左側區域。如果fun值是大寫並設定62,Gaster跟隨者1(spr_g_follower_1)就會出現。這個跟隨者是灰色的,是通常可在MTT渡假村的餐廳裡找到一個正在舔榕屬盆栽(ficus)的NPC的無表情(emotionless)版本,及未使用的房間──304號房間(room_water_mushroom)。

他會談論有關Gaster在他掉進了他的發明後人生被中斷了。(他的發明目前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掉進 The Core - 核心,第二種是掉進真正的實驗室裡的決心抽取機)他稍後會懷疑Alphys是否也會像Gaster有一樣的結局。一旦玩家離開房間後,這個NPC會消失。

156號房間(room_fire_elevator_r1)是主角第一次在熱地找到電梯的房間。如果fun值是大寫並設定61,Gaster跟隨者2(spr_g_follower_2)就會出現。這個跟隨者是通常可在熱地第三層的蜘蛛烘焙坊前面找到的甜甜圈傢伙(Donut Guy)的灰色版本,而會說話的頭取代甜甜圈。

這個跟隨者只會經由他手上的頭有押韻地講話。他談論有關舊任皇家科學家W. D. Gaster博士,頓時消失得無蹤,且碎片跨越了時空。當這個NPC提到他擁有Gaster的一塊碎片,他就會立刻消失。

168號房間(room_fire_elevator_l2)是熱地中主角找到通往第二層左側區域的電梯的房間。如果fun值是大寫並設定63,Gaster跟隨者3(spr_g_follower_3)就會出現。這個NPC是個露出地面的會講話的臉,且沒辦法在遊戲的任何其他地方找到。

他將會談論有關Gaster在實驗出錯後人生被中斷了。然後他會停下並提到他不該說某個正在聽的人的閒話。當角色離開房間後這個NPC就會消失。

Sans 编辑

Sans被推定和W. D. Gaster有很大的關聯,由於藏在骷髏之家的地下室的工作室,還有他在屠殺路線使的武器。

要拜訪工作室,必須在中立路線的最後,聽Sans解釋處決點數(EXP──Execution Points)和暴力等级(LOVE──Level of Violence)的最後迴廊上存檔。主角必須重複和Sans對話及讀檔。他會注意到主角的時空旅行能力,並給予他的房間鑰匙。Sans的房間,在第一次進到他房內時觸發與Papyrus的過場動畫後,有可以開啟他們房子後方的門的銀色鑰匙
Sans' Workshop.png

80號房間(room_tundra_sansbasement)是有著四個抽屜及被窗簾蓋住的奇怪機器的地下室。其中一個抽屜有個徽章,另一個有很多主角不認識的人的相簿。另外兩個抽屜會讓主角看到檯面上的藍圖,它以符號或手寫字寫成,這可能與W. D. Gaster有關。

在房內的這台壞掉的機器根據托比‧福克斯所說,它不可修復[1]。這意味這台機器永遠無法被修復,且如果這是Gaster掉進去的發明,那Gaster的存在注定仍被抹消。

此外,Sans在屠殺路線中戰鬥所使用的衝擊波武器被標記「gasterblaster」,說明這個衝擊波設備是被Gaster發明的。另一個解釋可能是它是被製作用來對抗Gaster的特殊武器。

當Sans在戰鬥中睡著時,他的「Z」的字體是「Aster」,而不是Comic Sans。

台詞 编辑

編輯位於存檔0(save0)和.ini的檔案而來到264號房間(room_gaster)會帶來以下訊息:

"记录17号

黑暗 黑暗 更加黑暗

黑暗持续增长

阴影印的更深

光子讀数为负

这个实验

看起来

非常

非常

有趣

。。。

你们*两个*觉得呢?’

☀"ENTRY NUMBER SEVENTEEN

DARK DARKER YET DARKER
THE SHADOWS CUTTING DEEPER
PHOTON READINGS NEGATIVE
THIS NEXT EXPERIMENT
SEEMS
VERY
VERY
INTERESTING
...
WHAT DO YOU TWO THINK?"

這段話被相信是在指真正的實驗室中那無法進入的第十七扇門。文中提到的「二(two)」被推測可能是在指骷髏兄弟、王室夫妻或者是SansAlphys(因為他們是唯二和W. D. Gaster有著特殊關係的角色)。文字的字體為Wingdings,其包含了手的符號,這也可能是其被稱為「用手說話的男人」的原因。

其他 编辑

  • 若在創造名字的時候輸入“Gaster”會令遊戲回到故事播放的畫面;但若修改過 Undertale.ini 中的主角名字為“GASTER”以後重啟遊戲,卻能正常運作。
  • Flowey 也許會在 屠殺路線 開始時提及 Gaster,在走過 新居 的牆壁時也是會說有人在看著他們。雖然如此,在他第二次提及這件事的時候,他會改說為一個不是在進行 屠殺路線 中的人透過攝影機看著這一切,並懼怕著主角所做的一切。
  • W. D. Gaster 有時候被假設認為是"Wingdings"和"Aster"的混合體。有趣的是,當 Aster是一種字形的時候,這也是一個表達兩株相似的植物具有 “不完整的相似性”的用詞。 而'Aster' (全名為 “菊科植物(Asteraceae)”)是雛菊、向日葵和毛茛(Chara 放進奶油派代替 cup of butter的花)的一門植物統稱。 "Gast" 在瑞典語 (眾數: Gastar) 則是一種鬼魂的統稱。
Andonutsuboa.png

The modified Uboa sprite used in the Halloween Hack.

  • Gaster與夢日記中的Uboa有些相似。也有點像是Toby的Earthbound Halloween Hack中的Dr. Andonuts。
  • Gaster也表現出與一款恐怖遊戲「imscared」中的角色「白臉」(the character Whiteface)有略微的許相似之處。
  • Gaster的記錄,第17號紀錄,並不是唯一的17號實驗紀錄。Alphys寫了個第17號紀錄,並沒有出現在遊戲中,它提到怪物們無法控制決心,並說他們融合在一起且實驗失敗了。這個紀錄非常相似於Alphys最後在角色搭乘電梯離開True Lab前所說的話。
  • 在與Flowey的戰鬥中,橘色靈魂會召喚在周遭飄浮的巨手。在背景所播放的音樂聽起來像是Gaster's Theme加速版的混音。
  • 在True Lab裡,如果主角不去啟動空調並不去遭遇主角在這個區域會遇到的雪鸭的母親,會有一個很低的機率,當主角觀察周遭漆黑的房間時,可能會發現並描述在霧中有一個男人的模糊樣貌。那可能是主角遭遇了Gaster。
  • Undertale展示板中,有個未使用的音檔名叫做"grandpasemi.ogg",讓人聯想起Metal Crusher的前幾秒。像是Papyrus和Sans,Semi也是由字型命名,而這可以推定這原計劃要作為兩兄弟的祖父。尚未知道 Grandpa Semi和W. D. Gaster之間的關聯,但這可以推論Semi可能是Gaster的真實名字。

參考資料编辑

  1. Toby Fox [FwugRadiation] (18 September 2015). "You've all seen the happiest outcome. Neither of them could fix the machine,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tried. No one can."

相關閱讀编辑

角色列表
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 DreemurrFriskChara
廢墟的敵人 假人青蟈胡思小霉獨眼菜菜否音鬼鬼
歐防風 (困難模式) ● 霉德莎 (困難模式) ● 弗音 (困難模式)
雪町的敵人 雪鴨寒鴨冰帽禮鹿躲狗公狗狗和母狗狗小狗狗大狗狗傑利Glyde
瀑布的敵人 亞倫大霉約涮Temmie憤怒假人羞壬
熱地的敵人 火金傲嬌飛機火榴繩瑪菲特皇家衛兵真抱歉
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胡思亂想散光怒法夜騎
真正的實驗室的敵人 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內狌收割鳥檸檬麵包雪鴨的母親)
攤販、商人 Nice Cream傢伙雪町店長GersonTemmie商店鱷鱷和貓貓漢堡店員
其他角色 NPC們怪物小孩煩人的狗河流人八名人類Asriel DreemurrW. D. Gaster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