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我今天已經做了一簍筐的工作了。一 一髏筐
i've gotten a ton of work done today. a skele-ton.
- Sans在雪鎮森林和Papyrus聊天。

Sans/sænz/, SANZ)是Papyrus的兄長[1],首次登場於雪鎮外面的森林裡。根據玩家的行動不同,他將會變成你值得信賴的支持者,抑或是宛若英雄般的可怕對手。 他是屠殺路線中這個世界最後的守護者。

個人檔案 编辑

作為Papyrus的兄弟,Sans第一次出現於雪鎮外面的雪鎮森林裡。雪鎮店長表示他和他的兄弟「在某天就突然出現了」。

職業 编辑

  1. 他在地下世界的四個地方當哨兵:各地區的開頭處以及熱地的非法熱狗攤,雖然說大家發現他大多數的時候都在睡覺。

外貌 编辑

Sanseye

Sans的眼睛閃爍著。

  1. Sans是一個較矮且骨架大的骷髏,根據他的Steam交易卡(Steam trading card),穿著一件永遠不會拉起拉鏈的帽衫,下面加一件白色襯衫、黑色短褲跟拖鞋。
  2. 他總是露齒而笑,並且很少在說話的時候真正「動口」。他有著白色的瞳孔,當他態度嚴肅時瞳孔會消失。當你與他戰鬥時,他的眼睛會快速閃爍。這隻眼睛一開始只會發光,但當他使用他控制重力的能力時,它將會明顯地閃耀。因此被粉絲稱為審判眼。

個性 编辑

  1. Sans的懶散是眾所皆知的,在工作時睡覺也是家常便飯。他很喜歡說一些和骷髏有關的冷笑話,藉此來捉弄他的兄弟。他慷慨且令人欣慰,但有時候,特別是生氣時,他也會變得嚴肅,這可能暗示著他平常的隨興只不過是個幌子。
  2. 他非常敏銳,而隨著玩家的行動不同,他的反應差異尤其明顯。在屠殺路線他甚至能數出他擊敗玩家的次數。他說他討厭許下承諾,因為他即將要違反他與Toriel的承諾去傷害人類。
  3. 他的懶散也在屠殺路線的最終戰中被提及:他不確定知道時間軸重置是否會損害他的精神,因為他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抑或是他只是把這個當作偷懶的藉口罷了。

能力 编辑

加斯特衝擊波

Sans在最終決戰攻擊中Gaster衝擊波的圖示

  1. 他曾經提及關於多重時間軸跟儲存功能的知識,推測是透過他的自然研究所得知,因為在他的房間裡有許多相關的線索。然而,他似乎並沒有玩家讀取存檔時的相關知識,也不能自由使用存檔功能。
  2. 這可能是因為他對局勢的認識以及他與生俱來的敏銳讓他能夠感受到玩家的異常。Sans似乎也有高速移動或是傳送的能力,因為他常常「走捷徑」來快速到達目的地。
  3. 在戰鬥中,他可以用「Gaster衝擊波(Gaster blaster(s),名字是藉由遊戲內部檔案名稱得知)」,一種看起來像龍羊顱骨的裝置,來發射一種傷害極高的光線。加斯特衝擊波也和Alphys實驗室裡的決心抽取機(DT Extraction Machine)、Gyftrot的頭跟Asriel第一型態的頭長得很像。
  4. 他的攻擊和Papyrus的很像,都是由骨頭構成,但Sans的攻擊招式經過計算且更難閃躲,甚至能改變重力方向,將玩家在戰鬥區域裡面甩來甩去。
  5. 你可以參考戰鬥中來獲取更多信息。

主要故事编辑

完美路線编辑

  1. Frisk會在離開廢墟前往雪町森林時初次遇到Sans,他會以黑影的樣子跟蹤Frisk,藉此給Frisk一個驚喜,來表達他的友善與歡迎。接著他要玩家暫且躲避他的兄弟Papyrus,並解釋雖然他正在擔任哨兵,卻無意去捕捉人類
  2. 然而他說Papyrus則否,並保證Papyrus不會對Frisk造成危害。他所設下的謎題,諸如 "怪物兒童單詞搜索"都能夠輕易地躲開,顯示了其實他對捕捉人類並沒有興趣。
  3. 在抵達雪町鎮之前和他隨機相遇幾次之後,在Frisk要和Papyrus約會或出去玩時,便可以去造訪他(和Papyrus共住)的房子
  4. 在這期間,Frisk可以藉由屋內的一些物品更深入理解Sans幽默的性格,包含Sans一直沒撿起的髒襪子、還有他對「tromBONE」(意為長號、但字裏有"骨頭") 的相關笑話. 當Undyne問起Papyrus他們是怎麼住得起在雪町鎮中這麼大的房子時,Papyrus說都是Sans在付房租;而如果再深入問下去,他會說這是個謎團。
  5. 在進入瀑布之後不久,Sans會問玩家要不要陪他走走,如果玩家同意的話,Sans便會「抄捷徑」帶玩家前往Grillby's。
  6. 他們會立刻抵達,明示了他能夠使用空間傳送的能力。Sans向人溫和的打招呼,顯示了他非常受人歡迎。 Sans告訴玩家他很擔憂,因為他的兄弟被一朵話語動聽的花「耍」了(強烈提示了那就是Flowey,正如後來Flowey說Papyrus在他的粉絲俱樂部中那樣)但他用「回聲花」岔開了話題。在離開之前,Sans向玩家開了個玩笑,要玩家支付高得離譜的餐費。無論玩家是否答應,他都會笑著說記在他帳上就好了。Sans之後會在瀑布區再次出現,他會騙玩家去使用假的紅眼望遠鏡。
  7. 當玩家在熱地躲避Undyne的追擊時,也可以看到Sans在哨站上打瞌睡,而當Undyne看到他在睡覺時她會發怒,使得她的腳步稍微被拖延。之後可以看見Sans在賣「熱狗」,但使用的是水香腸(香蒲)而不是真的香腸。
  8. 接著Frisk可以在MTT渡假村外遇見Sans,他會再度邀請玩家陪他走走,如果同意的話,他會帶玩家(同樣是「抄捷徑」)前往MTT餐廳。在那裡,Sans會表達他對主角的支持。他提到他和一位婦人交了非常久的朋友,初次見面時是藉由在遺跡的門口表演「敲敲門」玩笑而認識的。她非常喜歡他的爛玩笑而兩人便成為了朋友,即使直到走到和平真結局之前他們都未曾見過一面。Sans接著告訴玩家婦人請求他:如果有人類離開了廢墟大門的話,希望他可以去尋找並保護他們。Sans接著說雖然他從來不對人做承諾,但他也不能對喜歡他的爛玩笑的人說不。
  9. 同時他也警告玩家,若非這個承諾的話,他們便會「橫屍此地」,明示了Sans會親自殺了他們。在說了剛才的威脅只是個玩笑之後,Sans話鋒一轉,說他確實保護玩家保護得很好(以他的視角來看的話,Frisk確實一次都沒死過。因為Sans並不會有Frisk死亡的記憶,在每次死亡後Frisk總是重置),並在離開前表示真的有人很關心主角。隨後Sans會走左邊的墻離開。
Sans sprite

Sans的遊戲中圖示。

在結局中,途經最後迴廊時,Frisk又會遇到Sans,他說他將對玩家的每個舉動做出審判,展現了Sans從一開始就一直在觀察玩家的事實。 他提及EXP (execution points;處決點數) 和 LOVE(Level of Violence;暴力等級)的真實意義。而他長話短說的結束了他的演說,用一般的口吻告訴玩家他們沒有獲得任何的LOVE。然後他表達了對心中擁有仁慈的玩家的敬意,告訴Frisk怪物們的命運都掌控在他們的手中:讓Asgore取走Frisk的靈魂使怪物們重獲自由,亦或是取走Asgore的靈魂而離開地底。他告訴Frisk他相信Frisk決心會讓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然後他便離開了。

真相编辑

讀檔回到結尾的金色長廊Sans便會告訴玩家他懷疑玩家有穿越時間的能力。他低聲告訴玩家一串暗號並讓玩家「回溯」到過去跟他對暗號。讀檔超過兩次,Sans便會給玩家他在Snowdin的房間鑰匙,並告訴玩家是時候了解真相了。

在Snowdin, Sans的臥室里能找到silver key, 能開啟房子後方Sans的工作室。工作室有著與其他房間完全不同的裝飾,有著藍圖,照片,一個徽章和一台壞掉的機器(應該是時光機)。

完美結局编辑

在避免和Asgore戰鬥的中斷場景時,Sans會出場說著「嘿,大家好啊 (hey guys, what's up?)」,Toriel會認出這個聲音,而他們會當到對方。Toriel認出Papyrus是Sans的兄弟,並且說Sans曾告訴她很多關於Papyrus的事。

在對抗Asriel的最終戰鬥中,迷失靈魂型態的Sans會說些「跟我一樣放棄吧 」、「為什麼還要嘗試呢 (why even try)」、「我們再也不會見到他們了 (we'll never see 'em again)」之類的話。此時,如果玩家對著Papyrus的靈魂說冷笑話,Papyrus會表示厭煩,但是Sans的靈魂會覺得很喜歡。在打敗Asriel之後,他們破壞 Barrier,並且大家會走上地表世界。Papyrus會離開並且去塑造「良好的第一印象」。Sans說要有個人去讓Papyrus別惹上麻煩,並且跑掉來確保不是自己來扛這責任,留著讓Undyne來處理。

在致謝名單裡,Sans會在高速公路上騎著三輪車出現,而他的兄弟會開著一台車子和他賽車。在Sans超過他時,Papyrus似乎會有點生氣。

中立路線编辑

如果玩家殺了Papyrus,Sans將不再出現,直到最後迴廊,他才會對你說你是個「Dirty brother killer(骯髒的兄弟殺手)」。如果玩家寬恕Papyrus,Sans在中立路線里的表現會和完美路線一模一樣,只有在最後迴廊才會出現不同的狀況。

如果玩家曾殺過至少一個怪物,Sans會根據玩家的表現進行全面的審判。

  • 如果玩家寬恕Papyrus,但是殺過其他怪物,Sans會告訴玩家,未來的發展將會交由玩家來決定。接著他會不發一語得離開。
  • 在某些狀況下(重新讀檔聽他講話),Sans會根據玩家的LV來審判玩家。
    • 如果主角LV為1但是EXP大於0,Sans會認為主角是僅僅為了看他會說些什麼而殺了某些人。Sans會說「哇哦,你真是個挺噁心的人啊。('wow. you're a pretty gross person, huh?)
    • 如果主角LV為2,Sans會說他對主角很可能是因為毫不知情而造成的絲毫差錯感到非常傷心,但他接著會說他是開玩笑的,還說「誰會意外地升到LV2?滾出去 who gets to LV 2 on accident? get outta here.。」
    • 如果主角LV為3,Sans會給他一個C+評價並告訴主角,主角能做得更好。
    • 如果主角LV大於3,Sans會說主角可能有意地殺害了某些人,可能某些是出於自我防衛的緣故,Sans說他不太確定,因為他那時並沒有在觀察。
    • 如果主角LV大於9,Sans會說這並不意味著主角還有50%是好的,並責問道「我該說什麼才能改變像你這樣的存在的想法…?('what can I say that will change the mind of a being like you...?)
    • 如果主角LV大於14,Sans會說主角是一個「很壞的人('pretty bad person)」,但還能變得更糟,主角「在當一個惡魔這件事上做得太差勁了。(pretty much suck at being evil.)」
  • 如果玩家殺了Papyrus,Sans會過來告訴主角,他懷疑主角有某種特殊力量(也就是SAVE),並且Sans問主角是否認為自己應該承擔責任做正確的事。
    • 如果玩家回答:「是」,他接下來會當場質問玩家為什麼殺了他的兄弟。
    • 如果玩家回答:「不」,他會說他不會依照玩家的觀點來審判玩家,並稱玩家為「骯髒的兄弟殺手 (dirty brother killer) 」。
    • 不管選什麼,Sans都會在提醒主角是他們親手殺了Papyrus後離開。
  • 如果玩家殺了每個頭目並殺了至少一個怪物,Sans會提到怎麼每個有資格當領袖的人,在一夜之間全死了,而怪物們若給他領導會陷入困境。他接著說他不是當國王的料,因為他喜歡放鬆,接著他說這原因是個笑話,事實上,現在這個情況這是他太放鬆而造成的。他告訴玩家「下地獄去吧」或是「等會見」並結束對話。
  • 如果只殺了Papyrus會讓Sans告訴玩家,Toriel嘗試歡迎人類到地下世界,但是Undyne阻止了她,因為Undyne知道Papyrus的死亡,最後,Sans告訴玩家地下世界不歡迎他們。
  • 如果玩家只殺了頭目,儘管Papyrus死了,Sans仍會具有一種古怪且較輕鬆的心情。他告訴玩家一隻白色小狗坐上王位,而且一切都很和平。

屠殺路線编辑

Sans在雪町森林遇到玩家時的態度與往常幾乎無異,儘管玩家殺了廢墟所有的怪物,除了請求玩家假裝是個人類(注意是假裝)之外也發現玩家拒絕跟他與Papyrus一起玩。覺得玩家不陪他們兩兄弟也玩的很開心,在穿過雪鎮之前的橋之後,Sans會警告玩家最好別攻擊他的兄弟,並在說完之後瞬移消失。

在最終門廊,Sans問玩家說他們是否還有機會改過向善。不過在玩家鑄下那麼多罪孽之後,他已經不期待任何答案,接著他詢問玩家說是否「想度過一段痛苦的時光」,並警告他們別再往前一步,否則他們會面臨到他們所不願體驗到的發展。即便玩家不加以控制,主角也會主動向前,迫使Sans和主角開始了戰鬥。他向Toriel道歉說沒能信守保護人類的承諾;這個承諾很可能也是Sans沒有第一時間向主角開戰的主要原因。

在說了一些話後,戰鬥開始了。Sans多次攻擊主角,邊攻擊邊說話,自稱自己在思慮著為什麼他並沒有採取行動。他不知道這是否是理解到一切終將重置或者說僅僅是他過於懶惰的結果,他在最後的危急關頭才跳出來阻止主角。在這段話後,下一輪他會試圖給主角寬恕的機會,告訴他們這樣會輕鬆許多。

如果主角寬恕了他,他會告訴他們他不會讓主角的努力白費。他接著在他眨著左眼的時候,用無法閃躲的攻擊殺了主角,並告訴他們說:如果我們還是朋友,那就別再回來了。

如果玩家繼續和Sans戰鬥,他會繼續攻擊主角,沒有盡頭。他會操作重力將玩家的靈魂在彈幕面板裡甩來甩去,一旦玩家撐過了這些攻擊。他將接著使用了他的「特殊攻擊」,其實就是什麼都不做,強制將回合停留在他的回合,讓玩家什麼都不能做。他希望玩家會因此感到無聊而離開,或者永遠受困於這裡。不過,Sans最後睡著了,讓玩家能夠用他們的靈魂拖曳彈幕面板到「攻擊」選項,向睡著的Sans發動攻擊。Sans會躲掉第一下攻擊,但是瞬間接上的第二下攻擊將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Sans受傷後會有「血」從傷口流出來(也有Sans流的是番茄醬的說法)。他在死前警告玩家的所作所為,並走出遊戲畫面。儘管玩家沒有直接目睹Sans的死,但LOVE依然升到了20。

戰鬥中 编辑

請參見Sans/戰鬥中

關係 编辑

Frisk编辑

Sans是主角在廢墟外第二個遇到的重要怪物。當他們在雪鎮初次見面時,Sans表現得相當友善,不管玩家接下來會怎麼玩。他對玩家開玩笑,在手裡藏「放屁軟墊」來戲弄玩家。他也可以告訴玩家他們是否曾經體驗過遊戲內的這些事件,而且他的態度也會隨著玩家的走向改變。Sans只會在屠殺路線和玩家戰鬥,因為他相信那時世界時間軸的存在正處於危險之中。

如果玩家在MTT渡假村和Sans一起用餐,Sans會告訴玩家如果他沒有承諾過要保護人類,玩家就會死在他們現在所站的位置。

Papyrus编辑

Sans非常關心並敬佩他的兄弟。他替Papyrus讀睡前故事,還會暗地裡以Santa的名義送Papyrus模型玩具。雖然他總是喜歡對他兄弟惡作劇和開玩笑。Sans擔心別人會對單純善良的Papyrus佔便宜;他認為Papyrus說的「有一朵花和他說話」,只是有人在用回聲花。如果玩家殺了Papyrus,Sans會消失,直到最後的走廊才出現,在中立路線時,他會在此對玩家的殺害行為進行嚴厲得評斷。在許多中立結局裡,Sans不敢告訴Papyrus有些人被殺了,所以他會欺騙說這些人是去度假,Sans還說他們開心得不想接電話。

Toriel编辑

Toriel和Sans是親密的朋友,他們互相分享著對冷笑話的愛好。Sans從未當面見到她,直到Toriel存活著進入完美劇情尾聲。雖然他不喜歡許下承諾,Sans仍堅持著對她許下的承諾,不去傷害穿過廢墟出口的任何人類,即使他曾經計畫著要立即殺掉人類。Toriel持續在日記裡記錄著Sans的敲敲門(knock-knock)笑話。

如果玩家在屠殺路線遇到Sans,他會間接對Toriel道歉,因為他被迫要違背承諾以阻止玩家。

花花Flowey编辑

根據花花所說,Sans"導致他重設了比他平常重設更多的次數"。Sans看來除了知道他是一朵在Papyus面前出現和他說話的花之外就不太清楚花花本身—當Sans提及到有一朵花和Papyus說話再聲稱有人用回聲花來戲弄他時,"說話的花"和"回聲花"是用兩種不同色彩的字來顯示的。在花花的重設和在地底的旅程時看來Sans是唯一有能力去阻止他的怪物, 和對在進行屠殺路線的玩家大同小異。

其他 编辑

  • Sans在Steam Tradind Card art裡是穿著球鞋的,而在憐憫襯衫上則是穿著拖鞋。
  • 他的名字是起於他說話時的字體Comic Sans,就和他的兄弟Papyrus以及W. D. Gaster一樣。
    • 不僅是他用這個字體說話,Sans本身也是一部漫畫。
    • 在某些時候,Sans會停止他的語癖而開始使用分大小寫而非全句小寫,在其之間也有一段空間的8位運算符(一種無襯線字體)來說話。當他這樣說話時(特別是在他嚴肅的時候),他的對話音效也會消失。
      • 在屠殺路線,當Sans睡著的時候,他的「zzz」字樣是Aster字體,其顯示了和W. D. Gaster的關係。
    • 也有一個字體叫做「幻覺記憶Sans(DejaVu Sans)」,這可能是為什麼他能感覺到一切都曾經發生過,但沒有真正的記憶。
  • Sans可以被發現在熱域販賣熱狗。如果玩家在他們沒有多餘空間時購買熱狗,Sans將會把熱狗放在他們的頭上,最多堆疊29個。
    • 有時Sans會賣給你"hot cat" (香腸上有一對貓耳),比普通熱狗多回復1HP。
  • 許多線索提示著Sans以前可能是個科學家;他的工作室、他在屠殺路線的頭目戰言論、那本量子物理的書、時光機器,以及Papyrus曾提及的他對科幻的真愛。當在完美結局的最後提到Alphys的時候,有暗示說他們彼此認識。
  • 如果玩家進入了Sans的房間,可以看到他的床很難睡 (床墊破舊,床單也捲成一團奇怪的球狀物體),這可能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偶爾會在遊戲中打瞌睡。
    • 他房間裡也有一台跑步機,可能是他的速度極快且善於閃躲攻擊的原因。
    • 房裡的龍捲風上的物件會在玩家進出房間時而有所改變 (旋轉的物件會有Sans的髒襪子,義大利麵,煩人的狗,書本,垃圾等)。
    • 房裡有一盞檯燈,但原本應該放燈泡的位置塞著一個沒電的手電筒。
    • 地上會有一封寫給聖誕老人的感謝信,可能是Papyrus寫的,但被Sans偷拿回來,因為Papyrus以為他房間的模型是聖誕老人送給他,其實是Sans暗地裡買給他的。
  • 雖然說Sans喜歡並常說一些冷笑話,他卻曾經在MTT渡假村擔任表演者,代表他可能很懂真正的喜劇。
  • Sans似乎有著傳送的力量。
    • 在雪町附近,往神秘之門的路上,Sans似乎從螢幕的一邊傳送到了另外一邊,並開玩笑地問玩家說他們是否在跟蹤他。
    • 在屠殺路線,玩家偶爾可以看到他傳送,例如在雪町森林警告玩家後。
    • 有一段和Papyrus的電話對話(位於在冰地上要玩家把X切換成O來打開開關以通過缺口的謎題的位置)準確地證實了Sans的傳送能力。Papyrus說他自已也沒有解過那謎題,而是直接跳過那缺口。然後他提及到Sans也沒有解過那謎題,他看來只是...在另一邊出現。Papyrus解釋這奇怪現象為「我想他抄小路或是...其他東西吧?」
    • Sans也有傳送其他人的能力,就像他帶著Frisk抄捷徑,或者是根據Papyrus在進入Sans房間時的評論:
    • 在熱地躲避undyne時可以看到sans在哨崗里打瞌睡,但是再轉身回去時sans已經不見了,打電話給papyrus sans會在電話那頭回應。
  • Sans喜歡喝番茄醬,這點可以從他在Grillby's和Frisk的互動中得知。在那裏,他沒有吃東西,反而是喝了整瓶番茄醬。
    • 在 雪鎮 中, 調查哨站附近的 被毀壞的出口 會發現有幾瓶番茄醬罐被放在哨站。
    • 這可能是為什麼在遊戲中,即使是屠殺路線,他也是唯一流血的人。真相據信為他只喝番茄醬,而那些番茄醬從他傷口流出來。
  • 如果玩家在Undertale展示版完成完美路線,Sans會短暫的出現,他會和Papyrus一起向玩家說一些話。
  • 花花稱他為微笑的垃圾袋,並承認Sans是他多次重置的原因。
  • 雖然Sans的攻擊值為1,但是玩家會由於KR效果從而受到大量傷害。
  • 在遊戲檔案中,他的武器的名稱是「gasterblaster」。
  • 如果你在輸入角色名字時輸入「Sans」,回答會是「nope.」並且無法使用這個名字。
  • 他的主題曲MEGALOVANIA將在屠殺路線你和他對戰時播放,此版權曲來自Undertale的製作者Toby Fox. 他原本製作這首曲子是為了地球冒險(EarthBound)HACK版的萬聖節主題"Radiation",之後這段曲子被再錄於Andrew Hussie的網路漫畫Homestuck, 之中,最後在Undertale中使用。
  • 第二首曲子 "某處正在下雨"將在你和sans於MTT度假酒店吃飯時播放。以及這首曲目在遊戲檔案中的命名為"mus_Sansdate",這可能是在暗示著sans可能一度在這遊戲中實施約會這一情節(或者說吃飯本身就是個約會)。在這首曲子的背景聲中包括了像是海浪,風暴,噼啪作響的火焰的聲音。 也會在Sans的工作室以較慢的速度播放。
  • Sans會知道你在遊戲中作弊,就像骯髒的駭客結局一樣。他會在遊戲編碼被亂改、出現漏洞時出現。
  • 屠殺路線中,如果玩家有跟Sans的填字遊戲作互動的話,Papyrus會抱怨為何人類沒有直接跳過Sans的謎題,生氣地說他無法在這種打擊之下繼續做他的謎題並跑走,此時背景音樂變回正常旋律,Sans會說﹕「如果你喜歡填字遊戲,你本質其實都不太壞吧? (if you like crosswords you can't be that bad?)」(之後再次觸發「沒有任何人出現(But nobody came.)」時背景音樂將會再度變得扭曲詭異)。
  • 你可以透過讀取存檔來重複殺死Sans,這會引發額外台詞。
    • 在殺死Sans一次後:
      • 「你臉上的表情…………嗯,我不會用言語來描述呢。」
    • 在殺死Sans兩次以上後:
      • 「你現在臉上的表情…………你還真是個怪胎呢,哈?」
  • 類似的是,Sans也會計算他擊敗你的次數,如果你輸得愈多次,他會變得愈囂張。他會在第11次後停止計算。
  • 有趣的是,玩家的擊殺次數在殺掉Sans後並不會增加,讓玩家懷疑說他根本沒有死。
    • 這很令人困惑,因為玩家在打敗Sans後升到了20等。
  • 如果在重置後再度遇到Sans,玩家會在他說「人類……」之後立刻轉身並和他握手。Sans會察覺到這件事,並且覺得很奇怪。當稍後遇到Papyrus的時候,Papyrus會覺得這個人類很眼熟,並問Sans有沒有印象。
  • 你在第二次遇到Sans跟Papyrus後,Sans可能會打電話來問你說你的冰箱是否還能用。這只會在FUN(Funcional Universe Number)在40到50之間時發生。
  • 在同人創作中,Sans經常會被描述為「左眼冒藍色火焰」的形象。但在原著中,Sans並沒有展現過這樣的形象。
  • Sans的HP經過拆包之後得知為1(朋友告知情況,未親自測試,有誤請幫忙指正)。

參考資料 编辑

  1. "papyrus would definitely use "aniki ." i think. what's your take." - Toby Fox. September 10, 2015. Twitter.
角色列表
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 DreemurrFriskChara
廢墟的敵人 假人青蟈胡思小霉獨眼菜菜否音鬼鬼
歐防風 (困難模式) ● 霉德莎 (困難模式) ● 弗音 (困難模式)
雪町的敵人 雪鴨寒鴨冰帽禮鹿躲狗公狗狗和母狗狗小狗狗大狗狗傑利Glyde憤怒喵喵
瀑布的敵人 亞倫大霉約涮Temmie憤怒假人羞壬
熱地的敵人 火金傲嬌飛機火榴繩瑪菲特皇家衛兵真抱歉
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胡思亂想散光怒法夜騎
真正的實驗室的敵人 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內狌收割鳥檸檬麵包雪鴨的母親)
攤販、商人 Nice Cream傢伙雪町店長GersonTemmie商店鱷鱷和貓貓漢堡褲
其他角色 其他NPC怪物小孩煩人的狗河流人八名人類Asriel DreemurrW. D. G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