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Frisk Undertale 中的玩家可操作的角色,事實上這個遊戲就是在描述他逃離地下世界回到地表世界的旅程。

Frisk 的真名只有在完美路線的最後才會出現。他是穿過伊波特山屏障掉進地下世界的八個人類中的最後一個。

外貌 编辑

Frisk 是一個年輕的人類,但除此之外,他的確切年齡、性別、人種都難以辨別,因為他留著中等長度的頭髮,而臉色也說不出算是黃色或蒼白。他穿著一件條紋上衣、藍色的褲子跟棕色的鞋子。

在遊戲中,Frisk 總是保持面無表情的樣子(被玩家们称为“决心脸”),只能從其他角色和對話中來塑造他的其他形象。舉例來說,當 Frisk 在遭遇戰時鼓勵小鬼 Napstablook,他被冠以「帶著有耐心的微笑」這樣的形容詞。

如果你在屠殺路線之後完成完美路線,Frisk 的外貌在最後會改變,那時的他有著較白的膚色、紅色的雙眼,而且臉上帶著雀躍的微笑。這推測是因為 Chara 取走了 Frisk 的靈魂

個性 编辑

Frisk 會與其他角色交談, 但除非有回答的選項出現,Frisk 所說的話是不會顯示的。在戰鬥之中,Flavor Text 顯示的便是 Frisk 所說的話。在戰鬥之外, Frisk 自己開口說話的時候, 其他角色的對話框會顯示「...」 ,這表示他們正在聆聽著 Frisk 的話。

取決於玩家玩的路線, 在中立/和平路線 (即使可以做出一些刻薄且小氣的回答)中,Frisk 可以成為很友善的人。在和平路線, 一些角色(例如說 Asriel)會多次強調 Frisk 是個友善、善於理解他人、不苛於幫助他人的人。這個也是唯一一個 Frisk 的真名會被提及的結局, 並暗示了玩家真正命名的角色與與其個性。

如果玩家玩的是屠殺路線,Frisk 對所有遇見的人都會是冷酷、古怪與險惡的。 小鎮居民會被撤離,怪物們也被提醒不要與Frisk有任何的接觸。

花花 跟 Sans 認為 Frisk 不是人類 (因為他/她並沒有人性),Asgore 也無法認出 Frisk 是一個人類 (在其他路線中,他一眼就看出 Frisk 是個人類了)。 但是,即使並不清楚 Frisk 是否是原來的他/她了,在不少與環境的互動中, 從在 Toriel 的家裡開始, 提示過了 Frisk 是被第一個掉落地下世界的人類所影響。

讀檔或重置並不會影響 Frisk 對於某些事件的記憶。一些角色會敏感地發現 Frisk 對這些事件表現奇怪。

這證明了 Frisk 是個「沉默的主角」,這個設計有助玩家將自己代入 Frisk。基於這個原因,Frisk 本身的性格並不明顯, 這讓玩家自行去填補這些空白。

能力 编辑

Frisk 有非常强的决心 这让他们可以存盘 and 在重生点复活。如果 Frisk 有存盘, 他们可以从主菜单里读档, 并在他们死亡的时候自动读档。Frisk 也可以重置世界为刚进入地底世界时,不过这并不能完全消除其他人对之前的时间线的记忆。但是当玩家完成完美结局所获得的“真正的重置”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主要故事 编辑

Frisk在地面上的故事是Frisk 因不明原因去到伊波特山 而掉下去的。Frisk 是第8個摔落地下世界的人類。

中立路線 编辑

在廢墟著陸的時候,Frisk 首先遇見了花花Toriel。Toriel 指引他/她跨過廢墟,在回到 home 的途中給予他們一部手機 ,希望 Frisk 留下來陪伴她。但是,Frisk 開始詢問離開的事情,這促使 Toriel 為了從 Asgore 手下保護Frisk,去破壞離開廢墟的門。Frisk 只有兩個選擇,一是通過不斷的仁慈去說服她同意讓他/她離開廢墟,二是殺害她。

旅程 编辑

進入雪町森林後,Frisk 遇到了骷髏兄弟,SansPapyrus,而他們正在尋找人類。Sans 根本不在乎去抓捕 Frisk 的事情,並告訴他們 Papyrus 其實是完全無害的,讓 Frisk 變得不這麼對地下世界感到害怕。Frisk 也遇見了皇家衛犬,但他/她還是從牠們那裡通過了。進入雪町後,Frisk 遇見了一些把他當成奇怪的怪物的友善怪物們,並得到了在圖書館裡學習怪物歷史的機會。Papyrus 試圖抓捕 Frisk,但他要不然對他們很好,要不然被他們殺害了。如果放過了 Papyrus,他會告訴 Frisk 地下世界的出口是在 Asgore 的城堡裡。

瀑布, Frisk 與一個怪物小孩交朋友了,在避免被皇家護衛隊長 Undyne 抓捕到的時候,Frisk 在瀑布裡面學習到了很多有關怪物的事情。怪物小孩意識到 Frisk 是人類之後,兩人分開了。Frisk 知道了 Undyne 跟 Asgore 想要奪取他們的靈魂,因為破壞封印怪物在地底的結界需要Frisk的靈魂。Undyne 試圖殺死 Frisk,Frisk 只有兩個選擇,殺死 Undyne ,或逃跑到熱地——一個讓 Undyne 中暑與過度疲累而倒下的地方。

熱地 中,御宅科學家  Alphys 在殺人機器 Matteton   幫助下嘗試和 Frisk 成為朋友。 Mettaton 在 核心 的最後出口前告訴了 Frisk 真相,並企圖在 Frisk 回到地面世界前奪去其靈魂,使 Asgore 不必為此破壞墓園。 Frisk 可以選擇殺死 Matteton EX,或是讓他憶起自己的存在對地底世界的怪物而言非常重要, 並說服他放過 Frisk 並讓其離開。這時 Alphys 會告訴 Frisk 若要離開這裏則需要一個怪物的靈魂,這意味著 Frisk 必須殺死 Asgore 。

到達地底世界的神秘城市 New Home 後, Frisk 會知道有關 Toriel 和 Asgore 的兒子 Asriel 和怪物們見證過,第一個掉落的人類的故事。顯然對 Frisk 而言,怪物們都堅信著 Asgore 的计划能讓它們重獲自由。接著在走廊上,Sans 將會對 Frisk 所殺掉(或是選擇寬恕、不殺生)的怪物們進行審判,解釋了 LOVE 與 EXP 的真正意思,並指出這將會改變它們以及整個地底世界的命運。(LOVE=暴力等級 EXP等於處決點數

逃脫 编辑

當 Frisk 進入 Room Throne Room 會找到 Asgore。 Asgore 會說一些話,但最後會回歸沉默。Frisk 與 Asgore 會走進 屏障 ,Asgore 會在戰鬥前給予 Frisk 最後一次機會離開。最後,當你準備好了,Asgore 會展現六個盛著人類靈魂的瓶子表示自己將要奪去 Frisk 的靈魂,在這時 Asgore 將會把 寬恕 的按鈕破壞掉,使 Frisk 不得不與自己戰鬥。然而 Asgore 的生死仍能取決於 Frisk 選擇 寬恕 而非 戰鬥 而定,但不管結果如何,Flowey 也會毀滅 Asgore 的靈魂並奪走六個人類靈魂。這時候遊戲會被強制關閉。

當玩家重新啟動遊戲, Flowey 會現身並告訴玩家自己因為獲得六個人類靈魂的力量,已經為自己的遊戲世界存檔(SAVE)。進入 Flowey 的遊戲世界後, Frisk 將會面對 Flowey 並要對抗它,但因為是 Flowey 的遊戲世界,所以這轉變為令人絕望恐懼的戰鬥。此時 Frisk 會呼救,六個人類靈魂會開始有反應,並為此協助 Frisk : 首先它們會治療對 Frisk 的傷害, 然後減弱 Flowey 的攻擊,如此這般重複使 Flowey 無法存檔或是繼續攻擊。最終六個人類靈魂在戰鬥後會離開,而 Frisk 將能選擇 寬恕 或 殺死 Flowey,再回到地面世界。

當 Frisk 回到地面世界後,會收到來自 Sans 的電話,他會說出關於 Asgore 死後,在地底世界的怪物們所發生的事情。故事的轉變取決於 Frisk 所殺的怪物與數量,以及和角色們的友情關係程度。

真 • 完美路線 编辑

若玩家想突破 真。完美路線,則必須先突破 中立路線 後才能破關。

若 Frisk 在完成 中立路線 時 成功避免 提升 LV(獲得 LOVE )和 沒有 任何 EXP (換句話說,沒有殺害 任何怪物),玩家是可以選擇用原先的存檔再挽回所有角色的友誼關係,從而突破 真 • 完美路線。反之,則需開新遊戲。

友誼 编辑

Frisk可以跟遊戲裡大部分的怪物成為朋友,其中PapyrusUndyneAlphys是需要完成相關的友誼劇情才能達成完美路線的條件。

Napstablook成為朋友的方法是在廢墟跟他戰鬥時鼓勵他(cheer it up),並寬恕他。之後在垃圾場他會「不小心」用淚水攻擊趕走憤怒假人,為表歉意他會邀請Frisk到它的房子作客。

在廢墟寬恕Toriel就能跟她成為「朋友」,但她只會在完美路線的最後才會再度出現並阻止Asgore和Frisk的戰鬥。

Frisk寬恕Papyrus後可以選擇回去參觀他和Sans在雪町住的家,並在他的睡房裡約他出去玩或是約會,藉此和Papyrus成為好朋友。

在Frisk寬恕Papyrus的同時也會與Sans建立友誼,之後可以選擇是否跟他出去吃飯 (第1次是在Grillby's,第2次是在MTT渡假村)。

Undyne最初會一直追捕Frisk,追到熱地時她會因中暑而暈倒,這時玩家可以決定要從場景中的飲水機拿一杯水並在她身上倒水消暑或不採取任何行動 (如果不幫她倒水將無法跟她成為朋友),之後她會一言不發的離開。如果有跟Papyrus成為朋友,他會作為中介人叫Frisk去Undyne的家門前,令Undyne嘗試和Frisk成為朋友。雖然Undyne最初只是想「復仇」而嘗試和Frisk成為朋友,過程中更因為教Frisk煮意大利麵而令她整間房屋起火,但在她想和Frisk大打一場以挽回尊嚴時,終於感受到Frisk是一位懦弱卻很善良的人類(wimpy loser with a big heart),和她所尊敬的Asgore很相似,因此放下對人類的仇恨而決定跟Frisk成為真正的朋友。

Mettaton戰鬥一定回合後都沒有把其殺掉的話,就可以使用寬恕和成為朋友。

在被鼓勵送情書給Alphys之後,Undyne將交給Frisk去遞送。藉由獲得Frisk的友誼,Alphys帶著Frisk去了垃圾場並被鼓勵和Undyne表明對自己對她的心意。這導致了Alphys與Frisk發生了一場約會,並使她與Undyne發覺他們對彼此的心意,Alphys也開始面對他先前的過錯。 Alphys會告訴Undyne動漫並不是真實存在的, among several other truths,接著Undyne就會在離開之前緊張兮兮地詢問Frisk動漫究竟是真的或否。 (不管如何回答似乎都不會影響後續劇情發展)

結交Alphys後,Papyrus建議Frisk去實驗室。在那裡,他們找到Alphys留下的一張紙條,並進入真正的實驗室支持她。她感謝Frisk的到來並獲得信心,透露有關她的實驗地下其餘的真相。Frisk企圖離開真正的實驗室,但他們接到一個電話,神秘的聲音(其实是Asriel的声音),誤以為Frisk是第一個人類,接者被迫進入新居。

屏障 编辑

再次面對Asgore,Frisk和Asgore停止戰鬥變成朋友。 Flowey出現,偷走了人類的靈魂,捕捉的怪物和試圖殺死Frisk,但他們的朋友使用他們的魔法來保護他們。所有的地下的怪物來到支持Frisk,卻落入Flowey的吸收他們的靈魂的陷阱。只有Frisk的靈魂得以幸免。

Flowey以六個人類靈魂和加起來等於一個人類靈魂的所有怪物靈魂成神,揭示了自己的身份:Asriel。他與Frisk戰鬥,指自己只要打敗Frisk就能擁有強大的力量,足以把整個時間線毀。Frisk不願意與Asirel戰鬥,保持自己的希望和夢想,拒絕死亡,防止Asriel獲得足夠的力道控制時間重置。他們被Asriel的力量束縛着,意識到他們所能做的就是挽救的被吸收的怪物的靈魂。Frisk要拯救他們的朋友的靈魂,呼喚他們的名字,和他們說話,與他們互動,恢復他們的記憶。當Frisk的所有朋友得救時,Frisk看到Asriel第一個人類的記憶,那些看起來就像 Frisk的自己。Asriel開始感覺情緒從怪物的靈魂,並最終停止戰鬥,告訴Frisk他的害怕和孤獨

Asriel明白了其实Frisk并不是第一个掉下来的那个人类(Chara), 他问了Frisk的真實名字后,便因为他以前伤害了大家,所以对所有人道歉,Frisk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他,Asriel他利用所有的灵魂来破壞屛障,他知道他不久便会变變回一朵花朵,所以他选择了离开,Frisk可以选择了安慰他。

自由 编辑

Frisk與他們的朋友(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和Asgore)醒來。 雖然怪物記得很少關於Flowey和沒有任何關於他的化身Asriel,他們知道Frisk的名字。 Frisk有機會重新參觀地下,與其他怪物,包括Asriel談話。

Frisk和他們的朋友離開地下。 Asgore讓他們成為怪物的人類大使。 大多數Frisk的朋友離開,除了Toriel,他問Frisk他們現在會做什麼,Frisk可以選擇與Toriel一起生活或不與Toriel生活。

如果Frisk選擇留在Toriel的家,結局場景顯示Toriel給Frisk的臥室帶來一片派。 否則,遊戲以Frisk和他們的朋友的合照結束。

屠殺路線 编辑

Frisk落入遗迹,被flowey攻击之后被toriel救下。尽管toriel热情好客,frisk还是会因为它纯粹的恶意而一击杀了她。接着frisk找到并杀了每一个地下的怪物,在高潮时由第一位人类毁灭了整个世界,并在最后出卖自己的灵魂以恢复世界。

其他

  • 如果玩家在遊戲開始時選擇「Frisk」做為他們的名字,那麼遊戲將會進入「困難模式」,你在廢墟遇到的敵人將會明顯變強,包括一些核心的怪物或是困難模式限定的怪物。
  • Frisk 對 Temmie 過敏,不過對其他地下世界毛茸茸的生物似乎沒什麼問題。
  •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Frisk要爬上伊波特山,而唯一詢問了這件事的人是 Asriel:「這是愚蠢?命運?還是因為……??好吧。只有你自己知道答案,不是嗎…?」第三個問句應該是在暗示自殺。不過,整個對話其實並沒有確切的答案,玩家可以自己在遊戲過程中探索、挖掘;有趣的是,「進入地下世界」其實就和玩家「進入遊戲世界」很像,可能也帶有某種程度的影射。Chara 進入地下世界是因為他在現實生活不開心,所以他想要獲得巨大的力量並摧毀一切。
  • 「Frisk」是在瑞典語和挪威語中是「健康的」的意思。
    • 「Frisk」也是丹麥語中的「新鮮」(Fresh)。
    • 「Frisk」的動詞意思是遊戲性的跳躍。
    • 除此之外,他也有「搜身」的含意。
  • 玩家在和平路线里的选项是遵循相同的模式;第一个是最佳选项,而第二个是被动选项。如果frisk的本性是充满爱的,那么ta本应该选第一个选项。而讽刺的是,如果玩家没有介入游戏将不会有进展,ta将不会离开Toriel的家,因为ta很礼貌且会装作喜欢关于蜗牛的趣事。
角色列表
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 DreemurrFriskChara
廢墟的敵人 假人青蟈胡思小霉獨眼菜菜否音鬼鬼
歐防風 (困難模式) ● 霉德莎 (困難模式) ● 弗音 (困難模式)
雪町的敵人 雪鴨寒鴨冰帽禮鹿躲狗公狗狗和母狗狗小狗狗大狗狗傑利Glyde
瀑布的敵人 亞倫大霉約涮Temmie憤怒假人羞壬
熱地的敵人 火金傲嬌飛機火榴繩瑪菲特皇家衛兵真抱歉
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胡思亂想散光怒法夜騎
真正的實驗室的敵人 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內狌收割鳥檸檬麵包雪鴨的母親)
攤販、商人 Nice Cream傢伙雪町店長GersonTemmie商店鱷鱷和貓貓漢堡店員
其他角色 NPC們怪物小孩煩人的狗河流人八名人類Asriel DreemurrW. D. Gaster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