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Chara 是第一個通過伊波特山的屏障,掉進地下世界的人類。玩家一開始的命名其實就是替Chara命名,而非在遊戲中所控制的角色

描述编辑

Chara

掉進地下世界的Chara。

Chara 是第一个由伊波特山屏障的裂缝掉进了地底世界的小孩。在 201X 年进入地底世界的Chara,被国王皇后一家收养。


个性编辑

孩子,當我看著你的時候...你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位掉進地底世界的人類...你的眼裏有著正如當時那孩子眼裏,一模一樣的渴求。
- 如果小花在前一輪遊戲中被殺,Asgore 會多出這段獨白。

  由于 Chara 只在屠杀路线最终出现,对于 Chara 生前的个性几乎无法从游戏中得知。我们只能透过与相关人物的对话及旁白理论推测。

Asriel 提及:Chara 因不快乐而登上伊波特山,Chara对人类怀有强烈的恨意,这也许是她上伊波特山的主因。

他生前是Asriel最好的朋友,这点可以在和 Asriel 的最后一战看出,而最后也是 Chara 用他们童年的回忆唤醒了他;但 Asriel 也在完美结局末表示“不是最棒的人”。

于屠杀路线尾声的对话显示,是玩家进入地下世界后,他的决心唤醒了 Chara。根据玩家推测,在所有路线中 Chara 都担任了旁白的角色。这也许可以看出,Chara喜欢 Frisk 并想给予他帮助。所以也可以知道 Chara是个好孩子。

外貌 编辑

与 Frisk 十分相似,有着相同的穿搭风格 、模糊的性别、坠入地下世界时年纪相仿,以及都拥有着红色的灵魂。(决心)

屠杀路线的最后,Chara 会出现,穿着一件绿黄相间的条纹衬衫,棕色的长裤、鞋子及头发。与 Frisk 相比,Chara她肤色较浅。有着红润的脸颊、张开的双眼以及微笑,和 Frisk 的面无表情形成明显的对比。

主要故事编辑

Chara-0

Chara與他的家庭,他的臉被一束金色花朵給擋住。

在掉进地下世界之后,Chara 被 TorielAsgore 收养,并且他们对待 Chara宛若亲生子女和他们的儿子 Asriel 变成了最好的朋友。怪物们传颂著Chara如何在地下世界散播希望。

Chara 有一天生了重病,最后的愿望是能够看到他家乡的金色花朵。这其实是Asriel与两人的计划:Chara死后,Asriel便吸收Chara的灵魂穿过屏障,以便收集其他人类灵魂以打破屏障,释放怪物。(游戏中没有明确指出Chara的死因是计划的一部分,以上是由玩家于真正的实验室中所得到的资讯所推理出来的,也许 Chara 的死真的只是意外。)吸收了Chara灵魂的Asriel,带着 Chara 的遗体到达地表后,村里的人类们误以为 Asriel 杀了 Chara,而开始攻击他。但是 Asriel 并没有攻击他们,而是把 Chara 的尸体放在黄花之中,最后带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回到地底,不久后就去世了。

Chara 的身体最初放于城堡地下室的棺材里,而稍后其他人类的身体也被放在那里。Toriel 后来把 Chara 的尸体带回了废墟,并正式举办了一场葬礼。

在屠杀路线的尾声显示,是玩家的决心唤醒了 Chara。据推测,玩家在游戏世界所能看到的各种叙述,是 Chara 所为。


中立路线编辑

当玩家死在游戏中时,可以听到 Asgore 的声音说“保持决心(stay determined)”。这时所听到的讯息和 Chara 生病时所听到的是一样的。

主角也会在自己的梦中听见 Chara 的名字。在故事中,如果你在废墟最后饶恕了或杀死了 Toriel,在 Toriel 家睡了一觉,你会听到 Asgore 的声音说著:“Chara,拜托……醒醒!你是人类和怪物的未来希望!”当主角第一次掉进垃圾场时,也可以听到 Asriel 和 Chara 说话的声音。

Chara,對吧?那真是一個好名字,我的名字是——
- Asriel Dreemurr 向 Chara 介紹他自己,這是他們於垃圾場的回憶。

完美路线编辑

Chara!你必須保持決心!你不能放棄...你是人類和怪物們的希望啊...
- Asgore真實的實驗室中被 VHS 錄下的一句話

真正的实验室中,录像机录下了 Chara 与他家庭的互动。在与 Asriel 之战的最后,当主角呼唤 Asriel 之名拯救他的时候,Chara 的回忆开始播放,展现了Chara掉进地下世界后的生活,包括被 Asriel 发现、以及Chara的家庭等等。在战斗过后,Asriel 终于认可主角是 Frisk 而非其他任何人。

在尾声,在王宫地下室,那个放有孩子遗体棺木的房间。若 Frisk 再次调查 Chara 的棺材,才会注意到,在灵柩的底部有用来包木乃伊的布。(原文:"mummy wrappings at the coffin's bottom.")

屠杀路线编辑

这个路线会有许多角色批评主角的冷酷行为,甚至不认为主角是人类。

Spr Chara

Chara的遊戲內圖示。

游戏中,Chara 唯一以人类形貌出现的一次是在屠杀路线的最后。在第一次完成路线后,Chara 会出现并直接解决了玩家。

Chara 说她因为玩家的力量和决心而复活,而Chara转生的目的就是力量本身。Chara定义自己为玩家在数据成长时所感受到的快感,并要求玩家抹消世界,以让Chara着手进行下一步。

这时玩家可以选择要“抹消”世界,或是“不要”。

  • 如果玩家选择“抹消”,Chara 会夸赞玩家是“一个好伙伴”。
  • 如果玩家选择“不要”,Chara 会告诉玩家本身其实一直都没有控制权。然后接着会有一个突发惊吓(连结为其画面Gif,慎点),是 Chara 顶着一脸鬼(lou)样(shi)子(you),伴着惊悚的背景音效朝萤幕的方向冲来,

Chara无视了玩家的选择,并摧毁了世界,强制关闭游戏视窗。

在完成路线后,如果玩家重开游戏并放着十分钟,Chara 将会向玩家说话。Chara觉得玩家想回到游戏世界,并提醒玩家是自己害游戏世界被摧毁的。在询问玩家是否思考过自己是一切的元凶后,Chara 提供了一个重塑世界的机会,代价是玩家的灵魂。同意这场交易将会重塑世界,但会有一些不可回复的改变,特别是在完美结局。拒绝提议则会让玩家必须要再等十分钟,然后 Chara 才会再度提议。

如果你第二次完成屠杀路线,Chara 会称呼自己为“随呼即到的恶魔”(原文是 the demon that comes when people call its name,稍微改变了“说曹操曹操到”这句俗谚的语序)。Chara说玩家再一次重造世界并摧毁它是一种Chara完全不能理解的“变态般的自作多情(perverted sentimentality)”,并建议玩家如果要再度重塑世界,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步调来玩。Chara会再度询问玩家是否要抹消世界。

  • 如果玩家选择“抹消”,Chara 会再度称呼玩家为“一个好伙伴”,并且说他们会永远为伴。
  • 如果玩家选择“不要”会让 Chara 告诉玩家说,这种扭曲的感觉正是Chara刚才所说的东西。Chara接着提醒玩家说玩家早已卖出了自己的灵魂,接着突发惊吓,然后再度摧毁世界。


Toriel 编辑

当掉进地底世界时,她对 Chara 关怀备至。

Asgore 编辑

正如 Toriel 一般,Asgore 也对 Chara 无微不至。在 Chara 为 Asgore 编织的粉色毛衣上绣有“老爸先生(Mr. Dad Guy )”可知道这点。

Chara和主角 编辑

注意: 這個章節包含臆測的內容,並不一定是官方的信息。

据推断,和操纵 Frisk 相反,玩家控制着寄宿于其体内的 Chara,她会随着击杀怪物数量的上升而获得更多力量。在此刻主角开始表现出难以察觉的冷酷与邪恶,这种现象会一直持续到主角展现了自己的怜悯心或者重置游戏为止。

在屠杀路线的不同时间点,Chara 偶尔会无视玩家的控制并直接操纵主角。第一次是在遇到 Papyrus 的谜题时, Chara无视了谜题并迳自穿越。最后一次则是在王座房间,玩家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指令,Chara 依然毫不迟疑地杀掉了 Asgore 和小花。此外,Chara 开始在旁白框中显示 Chara的不耐烦。

游戏中的 Chara 编辑

  • 有一说法指出,游戏中所看到的旁白都是 Chara 所为。
  • 于屠杀线中,Chara 的声音以及思绪渐渐变的不耐烦,有提示 剩下多少只怪物, 有人认为这是在叫主角赶快把他们全部解决掉, 也有人认为 Chara是在警告主角, 有些情绪激烈的话语。
  • 第一次屠杀线最后,不同选项的对话
  • [ 擦除 ]
  • 很好的选择,你是个好伙伴。
  • 我们将会永远一起合作的,对吧?
  • [ 不要 ]
  • 不要...?
  • 哼...
  • 真奇怪。
  • 我想你一定误会了。
  • 如果现在,你正在操控...
  • 你什么时候有控制权了?

混沌 编辑

[在突破 屠杀线 后,等待十分钟后才重启游戏才会出现]

混沌

  • 真有趣。
  • 你想回去呢。
  • 你想回去亲眼看看被你一手破坏的世界呢。
  • 事情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 这个世界是因为你而被毁灭。
  • 但你无法接受,
  • 你以为你可以改变它。
    • 就是这样。 [选择 是]
    • 什么? [选择 不是]



[等待六秒后...]

  • 或许。
  • 我们可以做出一些折衷,
  • 你身上仍有我想要的东西,
  • 把它给我。
  • 然后我就会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给你。



[选择 好]

  • 那就这么决定了。
  • 你要交出你的灵魂



[选择 不要]

  • 那我们就永远待在这里。



[选择 好吧]

  • ...
  • 那,就说定了。

第二次 屠杀线 的结尾

第二次 屠杀路线 的结尾

  • 你好。
  • 我是 Chara。
  • "Chara。"
  • 那个随传随到的恶魔。
  • 无论在什么时候,
  • 什么地点,
  • 一次又一次地,我必定出现。
  • 而且都是,因为你的帮助。
  • 我们一起合作的话,能将所有敌人斩除,变得越加强大。
  • HP. ATK. DEF. GOLD. EXP. LV.
  • 每一个数字的上升,所带来的那股感觉...
  • 就是我,
  • "Chara。"
  • 不过,
  • 你和我不是相同的存在,对吧?
  • 你的灵魂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 这就是为什么你会一直回来这个世界。
  • 并不断毁灭它。
  • 你。
  • 你是个病态并且自作多情的人。
  • 哼嗯。
  • 我已经无法理解你了。
  • 尽管如此。
  • 我在义务上还是想提醒你,
  • 你重新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后,
  • 走另一条路,是个更理想的做法。
  • 现在,伙伴,
  • 让我们把这个毫无用处的世界扔回混沌吧。



[选择 毁灭世界]

  • 真好,你果然是个好伙伴。
  • 我们将会永远在一起合作的,对吧?



[不要]

  • 不要...?
  • 噢...这就是你那股感觉,
  • 就是我刚刚提及的那个感觉,
  • 很遗憾的是,对你而言...
  • 你老早以前就做出了你的选择。

在瀑布,如果你没杀掉所有怪而试图去断掉的桥上,会提示“强烈感觉还剩下几个,目前不适宜前进

  • 搜查著Toriel的家的时候:
    • 厨房:"刀子在哪里?"
    • 镜子:“是我,Chara。”
  • 搜查著雪町森林的时候:
    • :这里有个洞。
    • 雪十面体 : 这是个雪球。
  • 搜查著Asgore的家的时候:
    • 挂锁 : "把它们放在厨房和走廊里。"
      • 当持有一把钥匙时: "(该有两把钥匙。)"
      • 开锁时: "(我打开了锁链。)"
    • 月历 : "我来这里的那天。"
    • 床 : "我的床。" 和 "的床。"
    • 书架/Asgore的衣橱 : "没什么有用的。"
    • 冰箱 : "没有巧克力。"
    • 厨房的便条 : "我已经读过了。"
    • 炉子: "炉头。"
    • 照片 : "..."
    • 日记 : "那些分录总是相同的。"
    • 花画 : "我的画。"
    • 衣橱 : "我们的衣服。"
    • Asgore的衣橱: "还留着那毛衣。" (指的是Asgore那件绣有“老爸先生”字样的手制粉色毛衣。)
    • 镜子 : "是我,Chara。"
    • 真刀
      • 当装备时: "是时候了。"
      • 风味文字: "我们上!"
    • 坠饰盒
      • 当装备时: "物归原主。"
      • 风味文字: "怦然心动。"
    • 当调查有着红色灵魂的棺木时: "就和它看上去的一样舒适。"
    • 在许多Boss战以及小怪战里,如果玩家选择"调查"敌人资讯时,文字亦有颇大的更动。
GenoEnd

完美結局與偽完美結局之間的差異。

如果玩家曾完成屠杀结局,Chara 会在完美结局铭谢名单中短暂出现。如果玩家选择要和 Toriel 待在一起,名单播放完后的景象会是在 Toriel 关上门后,在床上熟睡的 Frisk,瞬间变成双眼发红的 Chara,并对着萤幕微笑。游戏切入黑屏,背景播放着花花的笑声,不过较为低沉。同样地,如果玩家选择离开,名单播放完后的照片每个人脸上都被画上了叉叉,除了代替了 Frisk 的 Chara。

名字 编辑

  • “Chara”看似只是“角色”(Character)的缩写,不过据推测其还有一些更深层的含意。
  例如,Chara 的希腊文“χαρά”代表着“喜悦”(joy, delight, or gladness)。爱尔兰语的“朋友”"Friend"写作"Cara"。
  • 当试图将掉落的小孩取名做“Chara”,会得到“真正的名字。”的回应。                                                                                    如果移除存盘中的名字,默认将给予其“Chara”这个名字。

其他 编辑

  • Toby Fox建议玩家用自己的名字来替掉落的小孩命名[1]。(作者补充道,前提是玩家真的想不到的话)。
  • Chara也有影射巧克力的意思;因为当主角在 Asgore 的家搜索冰箱的时候,文字框显示了“没有巧克力。No chocolate.=()”。
    • 虽然Asgore家里没有巧克力,但 Toriel 的家里有一条巧克力;这很可能是Toriel为了纪念Chara而在她冰箱里放了一条。
  • 心形坠饰盒很可能是 Chara 的东西,因为当主角装备上坠饰盒的时候,文字框显示了“物归原主(right where it belongs)”。
  • 当 Chara 在向玩家们自我介绍时的背景音乐,通常被粉丝们命名为“Chara”或是“堕落的孩子”(Fallen child) 。实际上,音档名称是“mus_zzz_c”以及跳杀时的是mus_zzz_c2”。
  • 游戏档案中有一些图示画著Frisk穿着类似Chara的衣裤,没有脸但是眼睛下方有着阴影。
  • 在屠杀路线中,Sans 与 Chara 都说过类似的话。譬如,在 Sans 一战中,Sans 告诫玩家:“对你而言,这里已一无所有。”("There is nothing left for you here."); 在混沌中,Chara:“对我们而言,这里已一无所有。”("There is nothing left for us here.")。或许这是在告诫玩家们停止游戏,否则后果会远比屠杀路线的还更糟。
  • 201X 年并非 UNDERTALE 故事发生的年份,而是 Chara 到达地底的年份. 鉴于当完美路线或是中立路线的时玩家在 Asgore 的家调查月历的时候会看到"上面有个日期被圈起来了",而在屠杀路线调查月历时 Chara 会说"我来这里的那天。".
DEBUG MOD的CHARA

参考资料 编辑

  1. "Some people say "What am I supposed to name the fallen child?" Your own name." - Toby Fox. September 15,2015. Twitter. 有人说我该叫这个堕落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你自己的名字-Toby Fox 2015年9月15日
角色列表
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 DreemurrFriskChara
廢墟的敵人 假人青蟈胡思小霉獨眼菜菜否音鬼鬼
歐防風 (困難模式) ● 霉德莎 (困難模式) ● 弗音 (困難模式)
雪町的敵人 雪鴨寒鴨冰帽禮鹿躲狗公狗狗和母狗狗小狗狗大狗狗傑利Glyde
瀑布的敵人 亞倫大霉約涮Temmie憤怒假人羞壬
熱地的敵人 火金傲嬌飛機火榴繩瑪菲特皇家衛兵真抱歉
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胡思亂想散光怒法夜騎
真正的實驗室的敵人 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內狌收割鳥檸檬麵包雪鴨的母親)
攤販、商人 Nice Cream傢伙雪町店長GersonTemmie商店鱷鱷和貓貓漢堡店員
其他角色 NPC們怪物小孩煩人的狗河流人八名人類Asriel DreemurrW. D. G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