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Asriel DreemurrTorielAsgore的親生子,他有一個養子兄妹/兄弟Chara。Asriel 就是花花的本體,地下世界的王子,也是完美路線的最終頭目。

個人檔案 编辑

外貌 编辑

Asriel 有著和父母相近的外觀,長長的耳朵,一個鼻子,以及一對可見的獠牙。在他小時候,他穿著一件條紋襯衫和褲子。

在他的第一階段變身,他的眼白變黑、獠牙變長,並長出了一對角。在這個型態,他穿著一件畫著三角符文的長袍,和 Toriel 的很像。他也帶著一個很像心形墜飾盒的墜飾盒。

在最終型態(God of Hyperdeath),他的身體看起來就像是三角符文。他的身體變得很幾何,他的角變長了,獠牙也較顯鋒利。他長出了一對會不斷變色的翅膀,而他的下半身則變得像是個較為尖銳的心形。
Asriel-0

遊戲故事前的Asriel。

個性 编辑

在死前,Asriel 是一個溫順、缺乏冒險意識而且友善、喜愛笑話的小孩子。他在缺乏靈魂的情況下復活成了Flowey,不過,他變得無法感受到喜悅,讓他感到無趣和不滿。在暫時重獲熱情之後,他真誠地向Frisk為他的所作所為道歉。

主要故事 编辑

在遊戲故事開始之前,Asriel發現了掉進地下世界第一個人類,他們後來變成了手足,同時也是最好的朋友。當那個人類過世時,他最後的心願是能看到他地表世界家鄉的金色花朵。Asriel 吸收了他的靈魂,並帶著他的屍體穿過了屏障來到他的家鄉,但該地居民認為 Asriel 殺了那個人類並開始攻擊他。遭到重傷的 Asriel 回到了地下世界不久後就死了,他的骨灰被撒在花園裡。

Asriel與第一位人類的故事

  • 很久以前,有個人類掉進廢墟裡。
  • 因為掉落而受傷的人類尋求幫助。
  • 國王的兒子ASRIEL聽到人類的求救聲。
  • 他把人類帶回城堡。
  • 那段時間裡,ASRIEL跟人類變得情同手足。
  • 國王跟皇后也對人類視如己出。
  • 整個地下世界洋溢著希望。
  • 然後…有一天…
  • 人類病得非常重。
  • 病重的人類提出一個請求。
  • 他想看看山谷中盛開的花。
  • 但我們無法為他做些什麼。
  • 過了一天。
  • 又過一天。
  • 人類死了。
  • ASRIEL心中充滿了悲傷, 他吸收人類的靈魂。
  • 變得擁有令人無法置信的強大力量。
  • 藉著人類的靈魂,ASRIEL跨越了屏障。
  • 他帶著人類的身體走向日落。
  • 回到人類居住的山谷。
  • ASRIEL到達山谷的中央。
  • 在那裡,他找到滿谷的黃金花朵。
  • 把人類的遺體放置其上。
  • 突然之間,出現了尖叫聲。
  • 山谷裡的人看到ASRIEL帶著人類的遺體。
  • 他們認為他殺了那個孩子。
  • 人類盡其所能的攻擊他。
  • 但…
  • ASRIEL沒有反擊。
  • 抓著人類的遺體…
  • ASRIEL笑著,然後離開。
  • ASRIEL滿身是傷,步履蹣跚的走回家。
  • 進入城堡後就倒下了。
  • 他化作塵埃,灑落在花園中。
  • 整個王國都陷入絕望。
  • 國王跟皇后在一夕之間失去了兩個孩子。
  • 人類再次從我們這裡奪走了一切。
  • 國王下定決心,是時候結束我們的苦難了。
  • 所有掉到這裡的人類都必須死。
  • 只要有足夠的靈魂,我們就能打破屏障。
  • 現在已經離那個時刻不遠了。
  • 國王ASGORE會讓我們離開。
  • 國王ASGORE會給我們希望。
  • 國王ASGORE會保護我們所有人。
  • 你也應該笑啊。
  • 你不感到興奮嗎?
  • 你不感到開心嗎?
  • 你也即將獲得自由。
Flowey-0

Asriel的花朵型態,Flowey。

然後,Alphys,為了他的實驗,將決心注射在那座花園裡綻放的第一朵金色花朵裡。這讓花朵有了生命;以花朵作為他存在的容器,Asriel 作為Flowey重生了,雖然靈魂已然不在。Asriel發現他被送回了他初次「復活」的地方,開始了他缺乏喜樂的人生。然而,因為他被注射了決心,所以他擁有存檔的能力。一開始,他運用這個能力來幫助地下世界,但逐漸地覺得無趣,所以他開始屠殺怪物。在發現他無所不能之後,他變得百無聊賴。

中立路線 编辑

主角掉進地下世界的時候,因為他們的決心超過了Flowey的決心,所以奪走了他存檔的能力。Flowey最初告訴主角這個世界「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並且試圖殺掉主角以獲得其靈魂,但被 Toriel 阻止了。他在主角和 Toriel 戰鬥後再度出現於廢墟的盡頭。

然後,當主角掉進垃圾場的時候,Asriel 有出現在主角的記憶中。

完美路線 编辑

(叮鈴鈴...) (那是你從來沒有聽過的聲音。) Chara...你在嗎?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不是嗎?不過你做的很好。謝謝你,所有東西都掉到這裡了。Chara...再見。
- 真正的實驗室電梯中的一通電話

真正的實驗室中,主角發現第一個人類和 Asriel 藉由用毛茛花(buttercup flowers)毒死人類,並讓 Asriel 吸收他們的靈魂。不過在人類死前,Asriel 告訴他們他並不覺得這是個好計劃,這也讓他在最後阻止了這個計劃。

在重新幫電梯接上能源後,主角接到了一通普遍認為是 Asriel 打來的電話,他將主角誤認為第一個人類。

當主角和他們的朋友聚在一起的時候,Asriel 再度以Flowey型態出現。Flowey吸收了前來支援主角的怪物們的靈魂,就像他吸收了六個人類的靈魂一樣,最後變回了 Asriel。

HowdyChara,你在這裡嗎?是我,你的摯友
- Asriel在作為完美路線的最終頭目出現前

Asriel 告訴主角說他再也不在乎是否要摧毀世界,只希望一切能從頭重來。

他接著說他的第一型態只是他真實力量的一部份,而在吸收了地下世界所有怪物(除了Napstablook)的靈魂讓他變成了最終型態。Asriel 告訴主角說他們將會死在一個沒有人記得他們的世界。

* 也許, 藉由你心中那股微小力量...

* 你能夠再"拯救"(英文雙關,原意為儲存)某個人.

- 在遺失靈魂出現前

主角喚醒了 Asriel 體內的遺失靈魂,然後 Asriel 告訴了主角他持續騷擾主角的原因是他們會是唯一理解他的人,也是唯一讓他感到興趣的存在。在拯救了主角的朋友後,主角了解到還有一個人需要拯救。他們呼喚了 Asriel 自己,摧毀了 Asriel 的信心跟鬥志。

Asriel 開始哭泣然後變回了他的小孩子樣貌。他理解到主角並非第一個人類,然後問了他的真名,主角回答說「Frisk」。他告訴Frisk怪物們有多麼愛他,並且替傷害到他這件事道歉。他接著破壞了阻隔地表與地下世界的屏障,然後歸還了所有怪物的靈魂。

他會再和Frisk談一些話,然後說他必須要走了。Frisk可以在他消失前抱抱他,然後Asriel會要他好好照顧他的父母。

Asriel的終章對話

  • 不用擔心我。
  • 總有人該照顧這些花。
  • Frisk,拜託讓我獨處吧。
  • 我不能回去。
  • 因為我無法,好嗎?
  • 我不想再次讓他們傷心。
  • 他們如果沒見到我會比較好。
  •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 你想陪在我身邊嗎?
  • Frisk…
  • 嘿。
  •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 Frisk…
  •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 大家都知道那個傳說對吧?
  • "踏上伊波特山的旅行者最後都會消失無蹤。"
  • Frisk。
  • 為什麼你會來爬這座山呢?
  • 是因為愚蠢嗎?
  • 是因為命運嗎?
  • 還是因為…
  • 因為你…?
  • 嗯…
  • 只有你自己知道答案,對吧?
  • 我知道為什麼<Name>會爬那座山。
  • 那不是個令人愉快的理由。
  • Frisk。
  • 我必須對你坦承。
  • <Name>憎恨著人類。
  •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从来不愿提起。
  • 但是那种情感十分强烈。
  • Frisk…
  • 你跟<Name>真的很不一樣。
  • 其實,雖然你們在呃,時尚品味上有相似的地方…
  • 我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表現得好像你跟他是同個人的樣子。
  • 也許…
  • 是因為…
  • <Name>並不是一個那麼好的人。
  • 但是,Frisk…
  • 你是我一直渴望能擁有的那種朋友。
  • 所以,也許我把這樣的形象往你身上投射了一點。
  • 坦白講。
  • 我在還是一朵花時做了很怪異的事。
  • 這是最後一件我該告訴你的事。
  • Frisk,當我跟<Name>的靈魂交融在一起…
  • 身體的控制權被我們分裂成兩半。
  • 是他撿起他空殼般的身軀。
  • 然後,我們前往山谷…
  • 是他想要…
  • …使用我們的力量。
  • 而我則是反抗的那個。
  • 接著,因為我,我們…
  • 嗯,這就是為什麼我最後成了一朵花。
  • Frisk…
  • 在這段時間,我一直為當初的決定責怪我自己。
  • 這就是為何我選擇以憎恨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 "殺人或是被殺。"
  • 但現在…
  • 在見到了你之後…
  • Frisk,我再也不後悔當初的決定了。
  • 我做了正確的事。
  • 如果我殺了那些人…
  • 我們跟人類大概還會再發動一次戰爭。
  • 至少現在在最後,大家都獲得自由了,對吧?
  • 我知道為了走到這一步究竟花了多少時間,也為此感到哀傷…
  • …也許這也不是個完美的決定。
  • 但你不可能一輩子對著那些困難的選擇後悔吧,對嗎?
  • 呃,雖然說我的一輩子也沒多長。
  • 但那不是重點。
  • Frisk,謝謝你聽我說話。
  • 你現在應該去找你的朋友們了,對吧?
  • 噢,還有,拜託…
  • 以後的日子裡,如果你呃,看到我…
  • 請不要把它當作是我,好嗎?
  • 我只希望你能記得我現在的樣子。
  • 一個在一小段時間裡曾跟你成為朋友的人。
  • 噢,然後Frisk…
  • 在外面的世界要小心,好嗎?
  • 不管大家怎麼想,外面不像這裡這麼單純。
  • 那裡會有很多個花花。
  • 而且不是當一個好人就可以解決所有事。
  • Frisk…
  • 不要殺人,也不要被殺,好吧?
  • 這是你能盡力做到的事。
  • 那麼,再見了。
  • Frisk…
  • 你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嗎?

真‧完美結局 编辑

  • 相對於經歷過屠殺結局的「偽‧完美結局」。
    开始的花床处的Asriel

    Frisk堕落处的Asriel

在尾聲時,你可以在遊戲一開始Frisk墜落處看到 Asriel。他會說一些關於第一個人類的事,並且他並非如想像中那麼好的人。

在銘謝名單播放完後,Asriel 變回了Flowey,乞求玩家不要重置遊戲,因為那樣將會抹煞掉Frisk和所有怪物的幸福。

屠殺路線 编辑

一起來毀滅這個可悲的世界上的所有東西吧。在這些無用的記憶裡存在着的所有人,所有東西...讓我們把他們全部化為灰塵。
- Flowey

在主角殺了Toriel後,Flowey告訴他們他們並非真正的人類,而且將他們誤認為第一個人類,說著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他們也無法分離。

當主角到達新居的時候,Flowey會告訴主角他做為一朵花所經歷的一切,他醒來發現自己沒有四肢時的震驚,他對於情感和熱情的缺乏,他的自殺,以及他獲得了的存檔能力。

這個世界提供的所有東西我全都做了。我看了所有書。我燒掉了所有書。我贏了所有遊戲。我輸掉了所有遊戲。我滿足了所有人。我殺了所有人。
- Flowey

Flowey解釋說,起初他將能力用於行善。然而過了一段時間,所有人的行為都變得太好預測,讓他決定要開始殺人。Flowey將他殺人的理由當作藉口,因為他確信主角會明白這樣有多麼自由,並且嘲笑那些「想要看到卻又無力自己這麼做」的那些人。他接著說到他在這世上無所不能,這讓他感到無趣。

但是……你不一樣。我永遠無法預測你呢,Chara
- Flowey

Flowey告訴主角說他們有多麼獨特,以及他們的決心有多麼強大。他告訴他們他有多麼倦怠,以及他希望告訴人類無論如何,這個世界都只有殺與被殺。他接著理解到主角要殺他也不會有絲毫猶豫,便跑到Asgore那邊警告關於主角的事。在主角擊敗Sans後,他們輕鬆地殺掉了Asgore。Flowey為了保住性命,摧毀了他父親的靈魂並承諾說不會再有下次,並告訴他自己的真實身分是Asriel。他哭著乞求主角不要殺他,然而他的舉動並沒有用。主角還是殺了他。

花在屠殺路線的對話

  • Howdy,<Name>你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了。還記得我們以前在這裡玩耍的時光嗎?嘻嘻嘻…哇!今天一定會變得很有趣。
  • 我還記得自己是在這座花園甦醒的。當時的我好害怕。不能感受自己的手跟腳…自己全部的身體都變成一朵花!"媽媽!爸爸!誰來救救我!"我大聲求救。但沒有人過來。
  • 終於,國王發現在花園哭泣的我。我向他解釋發生的一切。然後他抱住我,<Name>。抱住我的他兩眼盈滿了淚水,說著…"沒事的,沒事的。一切都會很好的。他的感情真的很…真摯。但…因為某些原因…我什麼都感受不到。
  • 很快的,我發現自己對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任何共鳴。我的情感消失了!相信我,我已經很努力的嘗試了。我浪費了好幾個星期跟那個笨國王在一起,徒然的希望自己能從中感受點什麼。但這對我來說還是太難以承受了。我逃離了那個家。
  • 最終,我到達廢墟。我在裡面找到她,<Name>。我想是這世上最有可能再讓我重新感受一切的人。…
  • 她失敗了。哈哈…
  • 我明白這兩人都是沒有用處的。我很沮喪。我只是希望能夠愛人。只是希望能夠在乎人。<Name>,你可能不會相信…但我曾下定決心…因為這世界已不值得我留念。
  • 我不想待在一個沒有愛的世界。不想待在一個沒有你的世界。所以…我決定跟隨你的腳步。我要抹消我的存在。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成功了。
  • 但在將離開這人世間的一切紛擾時…我開始感到憂慮。一個人沒有靈魂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當即將…?這時體內燃起了求生的本能。"不,"我想著"我不想死!"…
  • 然後我醒了。之前發生的一切就像一場單純的惡夢。我回到了花園。回到我的"存檔點"
  • 有趣的是,我決定開始去實驗。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逼進死亡的邊緣。在任何時候,這個世界就算沒有我也能運作下去。但一旦我有想活下去的決心…我就能回來。
  • 很令人驚豔,不是嗎,<Name>?我也覺得很驚奇。
  • 一開始,我用我的能力行善。我變成所有人的"朋友"。我完美的解決了他們的問題。有他們的陪伴很有趣……的心情只持續了一下。
  • 當一再重複這些時光時,人們證明他們是可以被預測的。當我給人這樣東西時,他們會說什麼?當我對他們說了這些話時他們會做什麼?一旦你知道了答案,就這樣。他們就是這個樣子。
  • 之後發生的事僅僅是因為我的好奇。好奇當我殺了他們後會發生什麼。"我不喜歡這樣,"我告訴自己。"我做這些事就只是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哈哈哈…這種藉口!
  • 你們這種人一定懂得該怎麼用這種行為來宣洩。至少我們比那些站在旁邊、圍觀看著這一切發生的變態好一點…這些可悲的人想看看會發生什麼事,但軟弱得不敢自己動手。我敢打賭現在一定有人看著這裡,難道不是嗎…?
  • 但現在,就算是這一切也開始令人疲倦了。你懂的,<Name>。我做了一切這世界能給予的。我讀了所有書。我燒了所有書。我贏了所有遊戲。我輸了所有遊戲。我取悅所有人。我殺了所有人。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對話…我已全看過了。
  • 但你…你是不一樣的。我永遠無法預測你的行為,<Name>。
  • 當在廢墟看到你時,我還無法認出你。我想我應該嚇嚇你,然後偷走你的靈魂。我失敗了。然後我嘗試讀取我的存檔…但不管用。
  • <Name>…你的決心!不知為何,竟然比我的更厲害!
  • 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你,<Name>。你是怎麼從這裡回到廢墟的…?
  • …等等,我知道了。她大概在離開時把你也一起帶走了。決定給你好好的安葬,而不是…讓你永遠待在地下室。…但為什麼之後…?是什麼使你甦醒的?你曾聽到我對你的呼喚嗎…?
  • 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已經對這一切感到厭倦了,<Name>。我對這些人感到厭倦了。我對這些地方感到厭倦了。我對當一朵花感到厭倦了。<Name>。
  • 現在只剩下一件我該做的事。結束我們一開始的計劃。讓所有人自由。然後…一起讓他們看看真正的人性是什麼樣子!畢竟不管怎麼說…這世界依然是"殺或是被殺"
  • 然後…?嗯。我可能…會樂於以各種方式去使用那個力量。嘻嘻嘻……但看到你讓我改變心意了。<Name>…我想如果有你在身邊…就算只是住在地表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
  • 我們現在也還不急著做這些事。國王那裡還鎖著六個靈魂。我曾試了幾百種方法想讓他拿出來…但他始終不肯。<Name>…我知道他會對這麼做。
  • 為什麼我會對你說這些呢?<Name>,我曾說過。即便過了這麼久…你依然是唯一一個理解我的人。你不會給我任何不必要的憐憫!
  • 像我們這種生物…如果擋了彼此的路也會毫不猶豫的了對方。所以來…所以…來…為什麼…
  • …哈…哈……這是什麼…感覺?為什麼我…在發抖?…嘿…<Name>…你不会反感我之前对你做过的事,对吧?…呼嘿,你在做什麼!?退…退後!!
  • 我…我現在改變心意了。這已經不是個好主意了。你應該回去,<Name>。這個地方保持現在這樣就好!
  • …不不不要用那種異樣的表情!這不好玩!你這病態的幽默感!

戰鬥中 编辑

關係 编辑

玩家 编辑

Asriel會以Flowey型態在完美結局銘謝名單播放後向玩家說些話,乞求他們不要再開啟這款遊戲,以保留每個人的幸福。

Frisk 编辑

於初,Flowey試圖殺死Frisk並偷走他們的靈魂,告訴他這是一個只有「殺或被殺」的世界。

在中立結局,Asriel 變成了Omega Flowey,並且瘋狂地殺死主角。

在完美路線,Asriel 會誤認主角為第一個人類,並稱呼他們為他的摯友。在最終頭目戰後,Asriel 會發現Frisk並非Chara,並詢問他的真名。他接著告訴Frisk,如果他們發現他,他會很感激Frisk保護了地下世界以及他的家庭。

Chara 编辑

Chara-0

Asriel和他的家庭。

Asriel是第一個發現Chara(第一個人類)掉進地下世界的怪物。他變成了Chara的摯友,同時也是親人,因為他的父母收養了Chara。

Asriel 謀同Chara吸收Chara的靈魂並來到地表世界,然後收集六個人類靈魂以摧毀屏障。雖然說Asriel 在把他的屍體帶到村莊花圃後改變了主意,阻止Chara統治並殺光人類的計劃。雖說人類重傷了他,他仍然不用暴力帶著Chara的屍體回到了地下世界。這暗示著為什麼Flowey認為這是一個「殺或被殺」的世界。

在完美路線,他說Chara是唯一理解他的存在。

在屠殺路線,Asriel 形容他們的友誼是不可抹滅的,無論時間流逝了多少。不過在路線的最後,他變得很懼怕主角,殺死了Asgore並摧毀了他的靈魂,避免主角藉此離開地下世界。雖說向主角說他們仍然是摯友並乞求不要殺他,主角仍然將他蹂躪至死。

然而,Asriel 暗示主角說如果他們再度抵達中立結局,那个他还觉得唯一真正能懂他自己的人,但是 Asriel 接著表示即使如此,他還是不能真心關心Chara。

Asgore 编辑

Asgore是他的父親。在不同的時間線,當 Asriel 作為Flowey醒來時,Asgore 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人。Asriel 告訴父親他的身分,希望能感覺到些什麼並且轉變回他的原始型態。然而他發現他對 Asgore 不再抱有任何感情,反而是恨意逐漸滋生。

Asriel 在某些時間線中會殺死他的父親,就像他殺死其他怪物一樣。

在後來的時間線,就像玩家所在的時間線一樣,Asgore 並不知道Flowey的存在。

Asriel 的口癖「gosh」和「golly」可能是遺傳自他的父親。

Toriel 编辑

Toriel 是他的母親。在他發現他無法從Asgore身上感受到任何東西之後,他接著轉向了 Toriel,以期能尋找某種愛慕之情。雖然他最後還是失敗了,並且這讓他對於地下世界和他的雙親徹底失望。

在一些時間線中,他會殺死Toriel。在玩家所在的時間線中,Toriel並不知道Flowey就是Asriel的真相。

Alphys 编辑

Flowey是Alphys的實驗成果。

Asriel帶著Chara回到地下世界時第一枚發芽的種子,也是Asriel骨灰所撒在其上的種子,而決心的注射讓他以花的型態起死回生(請注意:本質(essence)和靈魂是不同的,本質只是靈魂的一部份)。

沒有人清楚Asriel是否知道這一切,不過他很有可能知道真正的實驗室

名字 编辑

Asriel的名字是他雙親Asgore&Toriel名字的組合,正如遊戲中所提到的,Asgore非常不擅長命名。

Asriel的名字可能有幾種含意:

  • Asriel的來源可能是「Azrael」,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中的死亡天使。
  • 「Asriel Dreemurr」是「Serial Murderer」重組後的結果。
  • 「Dreemurr」的發音和「dreamer」很像,同樣的暗示還有:在戰鬥中的行動欄有著「作夢(dream)」這個選項,以及他的主題曲「希望與夢想(Hopes and Dreams)」。

當主角試圖將掉落的小孩命名為「Asriel」時,回答會是「…」然後阻止玩家這樣命名。

其他 编辑

  • 不朽Undyne的護甲和Asriel的最終型態非常相似。
  • Napstablook是在與Asriel Dreemurr的戰鬥中唯一沒有被吸取靈魂的怪物。
  • Asriel的攻擊「恆星閃耀(Star Blazing)」和「卡拉狄加」很可能是在致敬PK Starstorm
  • 如果你修改遊戲數據,你可能可以在頭目戰中寬恕他,然後主角會被留在Asgore和六個靈魂面前。接下來不會發生任何事情,然後主角可以到處走動,甚至穿過屏障[1]
  • Asriel很可能繼承了他父親不善命名的特質,因為他將自己的花朵型態直接取名為花花(Flowey)。
  • 根據雪町圖書館最西邊的書架上的一本書,怪物內在的本質可以寄存在他們死後所化的塵埃撒在的物體上面。這也是為什麼Asriel在死後被注射了決心會變成花花,因為他的塵埃被撒在那朵花上。

參考資料 编辑

  1. https://youtu.be/Z5jZr64gPoM?t=10m44s
角色列表
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 DreemurrFriskChara
廢墟的敵人 假人青蟈胡思小霉獨眼菜菜否音鬼鬼
歐防風 (困難模式) ● 霉德莎 (困難模式) ● 弗音 (困難模式)
雪町的敵人 雪鴨寒鴨冰帽禮鹿躲狗公狗狗和母狗狗小狗狗大狗狗傑利Glyde
瀑布的敵人 亞倫大霉約涮Temmie憤怒假人羞壬
熱地的敵人 火金傲嬌飛機火榴繩瑪菲特皇家衛兵真抱歉
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胡思亂想散光怒法夜騎
真正的實驗室的敵人 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內狌收割鳥檸檬麵包雪鴨的母親)
攤販、商人 Nice Cream傢伙雪町店長GersonTemmie商店鱷鱷和貓貓漢堡店員
其他角色 NPC們怪物小孩煩人的狗河流人八名人類Asriel DreemurrW. D. Gaster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